迷途的猫头鹰

做了图,准备写文用
构思大概是一个王男➕狼父女的50年代教父AU,我的构想是文里狼父女和王男全员会有交集

太太写的超棒啊……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狼淘文……高举大旗!

不开脑洞会死夫斯基:

深夜失眠,半小时嗑出来的。
极度OOC,包含大量脑补。
可能与电影情节有相差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Rogue喜欢他。

她从遇见Logan的时候就明白这一点了。强大的金刚狼随时随地都能伸出爪子杀掉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,却也会一脸不耐烦的带她一程,给她零食,替她打开空调暖手。

但Bobby的出现让她忘记了那些小事。和同类男孩在一起的愉悦远远盖过初吻后的惶恐不安。她甚至会想着,也许自己还能建立一段新的关系呢?

后来她被万磁王抓走,即使那让她痛苦的光芒遮挡了整个世界,Logan的身影也依旧清晰可见。

这种感觉并不太美好。剧烈的疼痛让她想起了抛弃自己的父母和朋友,因为自己的吻而昏迷的男孩——他从那之后再也不愿意见她了——还有Bobby,他做出来的冰玫瑰特别好看。

她想起了很多人,唯独忘记了某个人。回忆忽然停滞不前,像是被阻断了。意识濒临消失的那一刻,她仍在庆幸于那个人遵守了他的诺言——

他说过他会照顾我的。

直到毛茸茸的触感压在她脸上把她唤醒。

她看见了那个人。

欣慰、痛苦、惊恐出现在那张满是伤口的脸上。血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来,黑色的制服被腥红覆盖。

为什么?

你不是无坚不摧吗?你不是不会受伤,可以痊愈吗?


她站在那,动弹不得。


Rogue又想起那个无助的夜晚了。也是这样,自己把他推到了最危险的地方,然后无能为力。

她比任何人都要绝望,因为她伤害的是一个保护着她的人。

后来Bobby向她告白了,Rogue接受了。

收下那枝冰玫瑰,月光下的璀璨让她想起Logan临走前放在自己掌心里的狗牌。第一次见到他时,这块金属就悬在他胸前,凌晨的雪光反射出微弱的光亮,给了她一丝勇气。

她轻轻念出上面的名字——

Wolverine

恋人间彼此无法触碰,无数次的戛然而止让彼此都心生倦怠。又一次的亲近停止,短暂的尴尬后她感受到了那个人熟悉的气息。飞奔而出,果然在厅前看见他的身影。

郁闷消失的一干二净,她惊喜的扑上去,给了他一个小心翼翼的拥抱。身材高大的男人以一种不符合外表的乖顺向她弯着腰低下头,以去照顾她那可怜的、胆怯的亲昵。猫耳一样的奇特发型蹭在她颊边,让她生出伸手挠一下的怪异想法。

想我了吗?

他笑嘻嘻的盯着她,眼里丝毫没有对琴那样的爱欲占有,而是一种她独享的温柔亲近。
她能区分出这一点。
她心里燃起不知名的火。

Yeah。

她想这样回答,但又觉得太过直白,于是放弃了这个单词,而是笑着说不太想。
她别扭的撒着娇,因为她有太多话想说。
她想和他倾诉自己的情感,自己的生活,所有他不在时发生的一切。
她甚至想听他再喊自己一次Marie。

这一切尚未付诸,Bobby就来了。

如果说男友示威式的握手,以及Logan调侃的眼神,让她的羞耻无处遁形,那么吸引了Logan全部目光的琴则让她压抑在心底的妒火猛烈燃烧起来了。

她强撑着微笑,不错眼的盯着Logan,观察他每一个愉悦的微表情——正如他无法从琴身上移开目光那样。

Bobby拉着她离开,Logan终于回头敷衍的道了再见。谁都看得出来,红发美人牵绊住了这个浪子的心。

但没有人看得出来。

Rogue早已爱上了Logan。

你看见一只迷途的猫头鹰了吗?

文·猫头鹰
文·by 爪爪(禁复制粘贴、禁盗文,可转)

【1】
喧闹的伦敦街边,坐落着一所孤儿院,这所孤儿院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。孤儿院的窗台上趴着一个小女孩,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,女孩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整天了。
“莱安娜·洛夫古德!这已经是我第三遍叫你去吃晚饭了!”窗子里传来孤儿院院长——一位年轻女士不耐烦的声音。
“等一等,我的信还没到呢!”被唤作莱安娜的姑娘头也不回的喊道。
“我说过了,那见鬼的魔法学校不存在!世界上没有魔法!”
“谁说的!霍格沃兹是存在的,一定是!而且我是一个洛夫古德,所有洛夫古德都是巫师!”
“世界上姓洛夫古德的人多了,我不想再听你那些愚蠢的话,吃不吃晚饭随便你!”院长大踏步得走了出去,留下女孩一个人。
一个瘦小的小姑娘拉着父母的手走过窗边,她是一名巫师,早上刚收到了那份录取通知书,一只雪白的猫头鹰站在她的肩头,那是她父母刚在对角巷给她买的礼物。
“她真漂亮,我要叫她'海德薇'!”小姑娘兴奋极了。听到这个名字,趴在窗台边的莱安娜猛地抬起头。
那路过窗边的小女孩注意到了她,她扯着嗓子用稚嫩的声音好奇的问妈妈:“妈妈,为什么她一直趴在窗台边啊?”被唤作莱安娜的女孩轻轻抬起头来,她喃喃道“我在等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啊……”
“霍格沃兹!”小姑娘兴奋极了,她又抬起天真的小脸:“爸爸,为什么她这么晚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?”
“嘘……”小姑娘的妈妈把她拉到一边道:“可怜的孩子,那小女孩的猫头鹰一定是迷路了,这些年,猫头鹰都不如以前那么好了……”
小姑娘懂事的点点头,对肩上的猫头鹰说道:“海德薇,你一定要好好学习送信,以后我就要把你送去猫头鹰邮局,帮那些找不到路的猫头鹰送信给那些本该收到信的巫师。”说着,小巫师便一蹦一跳地走远了……
【2】
年老的教授把一群叽叽喳喳的一年级新生带到礼堂,他们之中有许多人因为皮皮鬼泼水的恶作剧而浑身湿透。老教授展开名单,时间已令她的手上布满岁月的痕迹。名单比去年的还要长。她心想。
她展开名单,正准备念出名单上的名字,霍格沃兹的钥匙保管员便跌跌撞撞地跑来
,他手里捧着一张比老教授手上的名单短得多的名单。“海格……”老教授皱了皱眉头。“没办法啊,麦格教授……”海格在老教授耳边说了些什么,麦格教授无奈的叹了口气,接过了那张短的名单,开始进行分院仪式。
仪式很快便结束了,在校长发言、开学典礼后,学生们如潮水般涌出了礼堂。
老教授关上礼堂的大门,生气地道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这几年总有新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?”空旷的礼堂里,她地声音格外清晰。
几位教授不安的你看我、我看你。最后,斯普劳特教授小声说道:“校长,通知书确实都发出去了,但……很多猫头鹰没能把信送到就迷路了……”她越说越小声。
“那就多派几只猫头鹰出去!”麦格教授看着那份作废的长名单:“莱安娜·洛夫古德、伊丽莎白、费利西娅、乔娜雪莉……她去年就该受到通知书了!”
“对不起教授,但猫头鹰篷里的猫头鹰都派光了,他们就是找不到路……”弗立维教授叹了口气。
“唉……”麦格教授很无奈。“我们只能祈祷这些孩子能够记得这魔法世界了……仅此而已。”
【3】
又是一个九月一日,少女已经十九岁了,但她身上仍然有那当年趴在窗台上的小女孩的影子。
少女站在国王十字车站的站台,她正要前往一所学校——一所麻瓜的大学。
她站在月台上等车,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几个穿着斗篷的孩子,笑着闹着跑过月台,突然就不见了。
少女顺着他们跑过的方向看去,那是9 3/4车站,她呆呆的望着那里,久久没有回头。
“莱安娜!过来点,我们是在十一站台!而不是在这不存在的站台候车!”她的同伴不耐烦的喊道。
“来了……谁说它不存在的,你这个麻瓜!”少女小声嘀咕着。
她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背后的站台,拖着沉重的旅行箱走到11站台。
站台边,一个小男孩正在大声读书,她看了一眼,熟悉的封面、熟悉的字,还是那本熟悉的书啊!
“十九年后,一切太平。”小男孩大声读完,合上了书。
“十九年后,一切太平。”少女重复到。“愿你的猫头鹰不要迷路……”

愿我们永远记得、那美丽的魔法世界。

【hp-双子】

【hp-双子】
“call me by your name”
(注:此文内容与同名电影无关)
文-By 爪爪(禁止任何形式的盗文)

【乔治】
大战过后,乔治变得沉默多了,除了弗雷德,还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他——名字。
“弗雷德·韦斯莱先生!”
那是一个清晨,乔治站在店门口,突然听见一个尖细的小声音,听到这个名字,他条件反射似的抬起头,四处张望,寻找那个名叫“弗雷德·韦斯莱”的家伙。
“弗雷德先生。”
乔治低头一看,只见小巫师指着他,可是却喊着弗雷德的名字。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恼火,可是瞬间又平息下来。
“小巫师,你认错了,我不是弗雷德,我是乔治。”他的声音里饱含着前所未有的疲倦
“哦……”小巫师迟疑地点了点头。
又是一个阴雨天气,乔治正打理着笑话店的商品,突然,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。
“喂,韦斯莱,弗雷德韦斯莱,给我顶防恶咒的帽子。”
乔治又迟疑了一下,条件反射地去找弗雷德,过了一会,他才反应过来,这个人,也是在叫他。
“先生……我不是。”他说到这里,突然顿住了,似乎不想解释下去。
“我不管你是谁,总之请把帽子给我。”这位巫师不耐烦地拉了拉斗篷皱起的边缘。
“好。”乔治吐出一个字,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。
“看,那就是弗雷德·韦斯莱。”
“弗雷德先生,您好!”
“弗雷德”
……
他再也没有纠正别人。

【弗雷德】
“嘿,伙计,这里就是天堂吗?”
弗雷德·韦斯莱环顾四周,拉住一位穿着打扮看上去像十九世纪的巫师,劈头便问,他终于来到这里了。
“呃……我想是的。”这位巫师耐心地答道。
弗雷德刚要谢过他,突然被一个名字打断了思绪。
“您就是乔治·韦斯莱啊,莉莉和小天狼星他们经常和我说起你,小伙子……你怎么来了?。”
弗雷德·韦斯莱愣住了,过了几秒,他才掩饰住悲伤,答道。“您认错了,先生,我是弗雷德。弗雷德,韦斯莱。”
“哦……是他兄弟啊。”巫师抱歉的点了点头。“那……弗雷德,我带你去波特夫妇他们住的地方吧,我想,他们已经知道了。
弗雷德·韦斯莱点了点头,他跟着这名老巫师走到一幢精致的楼旁,“诺,这就是。”老巫师推开了门。
“哦,威廉姆,你是来做客的吗!”迎接他们的是莉莉,她先冲老巫师打了个招呼,接着,望向门口,愣住了。
“哦,乔治,你怎么来了?”莉莉哽咽着问道,“我一定会替莫莉照看你的,可怜的孩子……”
“呃,波特太太……我是弗雷德……”
弗雷德·韦斯莱又一次感到了悲伤,并且纠正了莉莉——第二个把他的名字叫错的人。
“哦,弗雷德啊……你怎么来了呢?我很高兴你们打赢了他,先进来坐坐吧……”
弗雷德沉默了,他再也没有纠正过他们。
“乔治,你怎么来了?”
“这不是乔治·韦斯莱吗?”
“快看,乔治。”
……
他再也没有纠正过他们。

……
午后的阳光照进窗子。
“你是谁?”
“弗雷德·韦斯莱。”望着钟表滴滴答答的指针,乔治喃喃地说。
“乔治·韦斯莱。”望着镜子,弗雷德喃喃地说。